关注微信公众号
创头条企服版APP

您是个人用户,您可以认领企业号

B站十二年:破圈、上市和困境B站十二年:破圈、上市和困境 破圈 上市 困境

电科技 2021-03-22 15:12 抢发第一评

3月18日,B站正式开启港股招股,认购火爆,截至当日19点,认购倍数为25.05倍。美股方面,截至美东时间19日,B站收报108.86美元/股。三年时间,“小破站”的股价翻了近十倍。

二次元的B站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,但一旦进入现实世界,诸多困扰依然扑面而来。

一方面:十二岁的B站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;另一方面,自二次元起家破圈后,B站既面临内容协同的难题,也仍然深陷于版权泥淖。

2009年6月26日,一位叫bishi的少年仿照Acfun创办了自己的弹幕网站MikuFans。次年1月24日,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。从此,世界上多了一个叫bilibili的平台,为年轻人打开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大门。

十余年过去,这个被大家亲切地叫着“小破站”的二次元平台,月活用户已经超过2亿。内容也从漫画、游戏(ACG)扩大到生活、娱乐乃至科普各个方面。

对于所有的视频网站来说,内容生态的扩展都是一个漫长且煎熬的过程。

一如B站董事长陈睿在B站十周年演讲上所言,“B站最早是以动画、漫画、游戏内容为主,随着网站成长,UP主投递的视频越来越多。现在的B站基本上可以覆盖所有的网民的兴趣和爱好,从音乐、科技、游戏、时尚、生活等等,不一而足。”

但是,对于这一时间进度,B站显然不够满意。上市以后,B站加快了内容生态的建设。

2019年末推出《bilibili晚会:二零一九最美的夜》,2020年五四前夕发布《后浪》演讲引发超圈层讨论。尽管存在诸多质疑声音,但无论如何,B站已经完成了彻底的破圈,内容也越来越丰富。

2020年,B站推出的自创综艺《说唱新时代》、自制剧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,无一不是口碑流量双丰收。

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前,陈睿在连线媒体时曾称,“佛系创业者也能上市,上市之后不看股价就行了”。

此后,B站也并没有持续单纯地“为爱发电”,在讨好老用户和讲好新资本故事这件事上,B站作出了意料之中的抉择。

当越来越多的新用户涌进来,一些老用户产生了不满情绪,认为小破站“变味”了。当原有的一些旧秩序受到冲击,两头不讨好其实是一种必然。此时,作为平台方的“端水”功夫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

“为爱发电”的B站选择了对股东负责,对未来负责。因为没有增长且亏损的企业是难以高速成长的。

因为内忧外患,ACG网站的国内首创者AcFun在2018年就已被快手收入麾下。在美上市的视频网站中,曾经在纽交所挂牌的优酷被阿里收入囊中至今还在亏损;视频网站酷六网则早已退市社死。

对于“变味”的说法,在B站11周年演讲上,陈睿作出了回应,B站过去三年用户的平均年龄达到了21岁,主流用户依然是年轻人,并不存在低龄化或高龄化等问题。

而在内容方面,陈睿指出,B站在ACG的投入一直都没有减少,相较于用户增长比例,ACG的增长比例一直是最高的。“哔哩哔哩是全世界番剧动画版权最多的平台之一”,陈睿称。

B站仍然有着自己的坚守:尽管领域不断扩大,ACG却依旧是B站最重要的内容引擎;尽管盈利困难,但发展迅猛的B站仍然没有违背“无贴片广告”的承诺。

在资本市场的顺风顺水并不能掩盖B站所面临的诸多困境。

和大部分视频网站一样,B站仍处于巨额亏损状态,但和其它视频网站背靠大树的现状所不一样的是,B站是一个纯粹的视频平台。以ACG、弹幕文化、无贴片广告著称的B站在商业化上尚待进步。

除了盈利模式,B站还面临着内容方面的诸多问题:破圈与个性实现兼容还需要探索;版权问题仍是一颗巨型“定时炸弹”。比如在版权上投入了数百亿资金的爱奇艺,就对“盗播”的B站发起过不止一次的诉讼索赔,最新的一次将在本月23日开庭审理。

根据B站所公布的2020年度报告显示,B站2020年净亏损30.54亿元,同比增长131%。自2018年上市以来,亏损幅度持续扩大,2018年-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5.65亿元、13.04亿元和30.54亿元。与之对应的营收分别为41.29亿元、67.78亿元和119.99亿元。

B站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源于其不断攀升的用户增长目标。

陈睿提出,2023年内B站MAU可达4亿。这也就意味着,至少在未来的2-3年内,B站的亏损幅度很可能持续扩大。面对优爱腾、西瓜视频竞相“烧钱”抢用户的格局,B站必然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拉新。内容上全方位投资网剧、网综乃至电影。

如此巨额投资确实为B站斩获了不少新用户。B站2020年四季度财报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MAU达2.02亿,付费用户1790万。但是这样的竞争已经和优爱腾的商业模式相差无几,以无贴片广告著称的B站如何在未来实现盈利,显然这是个更大的难题。

这也印证了电科技前文所提的观点:说着不看股价的陈睿其实也在努力为资本讲好故事。不过这个故事如何持续下去,B站还需要作出更多“破圈”的商业模式。

为了实现用户增长,B站开始不断尝试网剧、网综、电影各种形式。这对“极度宽容、极度忠诚、极度苛刻”的B站原住民而言,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随着B站用户群体的扩大和资本市场的介入,突破原有圈层,主动融合文化成为B站不得不做的选择。

但是B站的原住民显然不满于自己的舒适圈被打破。大量“传统视频网站的影视剧”内容突然涌入,使得B站“原住民”在情绪上受到极大冲击。2020年4月,众多老用户突然涌入B站官方微博,在评论区声讨流量明星的粉丝刷榜行为,在事实上成为了B站新旧两股用户在情绪上的直接对撞。

最后就是版权问题。B站大量的视频内容依赖于其UP主的鬼斧剪辑,UGC是促进B站活跃度极为重要的因素。

2020年四季度,B站月均视频投稿量达590万,同比增长109%。但是这样的二次创作也意味着潜在的版权隐患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早在2014年,爱奇艺、斗鱼等九家网站就曾以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”为由起诉B站。2016年、2018年,爱奇艺两度起诉B站累计获赔10余万元。2020年,爱奇艺再度起诉B站,案由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。

尽管涉及金额不大,但侵权问题却是B站多年来的一大司法风险。对“二次创作”可能涉嫌的侵权风险,陈睿曾回应称:“哔哩哔哩在态度上一直是特别支持创作者的权利,无论是版权还是知识产权,因为我们自己就是一个以创作为主的社区,哔哩哔哩上面超过一大半的内容是UP主的自制内容。”

但在现实中,B站正在前所未有的勒紧版权绳索。有一位B站UP主曾对媒体表示,她能明显感觉到二次创作在内容审核上开始变严格了,“因为其他问题下架的视频改了之后还可以上架,版权问题就很难了。”

从国内出发去了大洋彼岸,再从美国回到香港,兜兜转转站在新的十字路口上,12岁的B站,看着这么多难做的选择题,归来还会是那个少年模样吗?

所属栏目: 游戏动漫
声明: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
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
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
喜欢这篇 3
评论一下 0
相关文章
评论
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
登录后发表评论

发红包推广

已有225983人领了红包

已有红包文章99+

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!
赶快分享起来,一起瓜分大红包吧

发红包
阿里云创新中心
阿里云创学院
×
#热门搜索#
精选双创服务
历史搜索 清空

Tel:18514777506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创头条企服版APP